搜索: 标题

背景:
阅读详情

一家五口4人被拐三姐弟41年后重聚 父亲抱憾离世

日期:2022年08月04日 13:56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佚名


2022年7月初,福建南平一家宾馆里,蔡右群、蔡右军、蔡右红三姐弟在分别41年后终于团聚,三人激动得抱头痛哭。

41年前,蔡右红一家五口中四人被拐。2017年,她找到了爸爸,爸爸把她认成了姐姐“蔡右群”。2019年,爸爸离世后,她以“蔡右群”的身份继续带着爸爸的遗憾寻找妈妈和弟弟妹妹。

今年6月,她找到弟弟蔡右军,因为弟弟一时无法接受而迟到多日才相认。很快,她找到了“妹妹”,却发现对方才是真正的姐姐“蔡右群”,自己才是妹妹“蔡右红”。本文图片均来自上游新闻
本文图片均来自上游新闻
7月4日,姐弟三人坐车去福建宁德屏南县,想到蔡右红现在生活的地方转转。蔡右红说,“希望人贩子得到法律的惩罚。他们害得我们妻离子散,害得我父亲带着遗憾离世。”

蔡右红没有时间停下来咀嚼这百般滋味,因为妈妈雷印秀今年78岁,仍然下落不明,而姐弟三人将一同踏上寻亲之路。

姐弟三人团聚后,蔡右红一直很激动。他们再次回到曾经一起生活过的地方,聊起过去的事情。“毕竟血浓于水,我们有说不完的话。”蔡右红说。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蔡右红说,接下来她再也不是一个人了,“我们三姐弟要一起找妈妈。”

以下为澎湃新闻与蔡右红的对话。蔡右红抖音上的简介内容已经更新为寻找母亲。
蔡右红抖音上的简介内容已经更新为寻找母亲。
“长大了一定要找回我的家人”

澎湃新闻:怎么想到要去寻亲的?

蔡右红:被拐时我五岁了,已经有了一些记忆,当时牢牢记住了当时失踪地和家里人的信息。但是那时年纪太小了没什么能力,“养家”也不会放我出去。所以就想着等长大一点有生活能力了,一定要去找回我的家人。

澎湃新闻:后来是什么时候开始寻亲的呢?

蔡右红:当时差不多十七八岁吧,那时候“养家”还是不要我出去。但是我通过采茶、去山上帮人家摘桃子,攒了一点钱就从屏南偷偷跑去南平,去觉得是自己被拐的地方寻亲。后来结婚有了孩子,为了孩子读书,搬出来在外面(城市)打工,寻亲就更方便自由些。

澎湃新闻:你的“养家”条件怎么样?

蔡右红:小时候是被卖到了童养媳家庭。那时候“养家”家里很穷,条件非常差,不想再提了。那是一段特别痛苦的回忆,现在提起来都会觉得难过。反正就是在痛苦中成长。

澎湃新闻:家里对你寻亲什么态度?

蔡右红:家里人不反对,但之前也不会主动帮我做什么。

每年逢年过节,他们看见我那么伤心,在那里哭哭啼啼的看着也心疼。每年过节,我只要想到了亲人,心真的是就像刀割一样。我老公陪我去的那一次,因为是母亲节我一个人坐在那里傻傻地一直哭。他看到我哭得那么伤心难过,便说:“我陪你去找。”

澎湃新闻:这么多年是如何寻亲的呢?

蔡右红:每隔一两年我都会去南平待几天,我记得父亲之前被别人喊他蔡老头,我就在南平市的建阳区附近到处去问:“认不认识蔡老头”“知不知道他住哪”。我记得当时是房东拐卖的我,然后我每次也还去找那个房东。

我又没有其他的线索,我就只能求他。我说:“你把我的姐姐和弟弟妈妈拐去哪里?请你告诉我。”但不管怎么求,他就是什么都不说。

澎湃新闻:能确定房东就是人贩子吗,现在有没有被抓捕?

蔡右红:确定就是人贩子。我找到我姐之后,我姐说那天她看见照片说就是当年的房东拐卖的她。姐姐被房东300块钱卖到莆田了,我是被他300块钱卖到福建屏南的。我姐姐连他三兄弟的名字都说出来了,我姐姐毕竟比我大,是有更多记忆的。

只是现在公安机关说这么多年追诉期已经过了,没有十足的证据,没办法随便抓人。但办案民警也有去调查,都有去找过他们,工作一直都在做。我觉得,我自己就是最大的证据。

希望以后的法律能完善,这一切都是人贩子造成的,要不然我现在一家五口是多么幸福,搞得我现在我母亲下落不明,也不知道是否还在人世。

感觉一下子有了“娘家人”

澎湃新闻:后来是怎么找到父亲?

蔡右红:2017年的10月中旬,去南平建阳的时候碰上了房东的妹夫。我跟他说我当时的情况,然后他就去问他朋友,他朋友知道我父亲的下落。

第二天,我跟老公、小叔子,还有房东妹夫和他朋友5个人一起去找我父亲。在建瓯的一个村子找到了我的父亲。

澎湃新闻:被拐前一家人不是住在建阳吗,怎么在建瓯附近找到父亲?这么多年父亲的生活怎么样?

蔡右红:父亲有去找我们,也有去找房东,但是这个房东是死都不肯说我们被拐的情况。父亲绝望了,一个人走出去到建瓯的一个村子,其实离建阳很近。

他一个人在那里生活了十几年。在当地遇到了好心的村干部,把他介绍到食堂里面做饭,做了十几年。后来遇到了一位好心阿姨,她的丈夫去世了,看到父亲一个人在外面很无助,收留他在家里。

找到父亲的时候,那位阿姨还在。还好是阿姨收留他,否则就是流落街头,后半生在哪里过都不知道。父亲去世之后,我过年也都有去看她,我也一直把阿姨当做我的娘家人。

澎湃新闻:能不能再回忆下跟父亲的相认的场景。

蔡右红:那个时候很激动,心想就离得这么近,为什么要隔这么多年才相见。甚至有点怨恨他为什么不来找我。

他说,屏南那么大,没有具体地址,“我怎么能找到你”。当时见面激动一些,“为什么不来找我”也是一些气话,后来慢慢理解了父亲的处境。

澎湃新闻:父亲有没有跟你说过,你们被拐家里只剩他一个人时的心情?

蔡右红:说过。生活给他的这种打击,就是完全无法承受。所以整个人就像疯了一样,整天都是喝酒。借酒消愁,只能靠酒麻醉。

澎湃新闻:能不能再详细讲一下你和父亲相认之后的生活?

蔡右红:找到他之后就相认了一下,那天晚上就回来了。因为女儿在读小学,我把她托付在隔壁家,所以必须回来。不可能把女儿又丢在别人那儿就不管。

几天后,父亲和阿姨就来屏南看我了,我当时很高兴很兴奋,感觉一下子有了娘家人。再后来就是我有空就去建瓯看父亲,父亲一年也会来我这里几次,每次都会住上些时日。

在公安和媒体帮助下找回姐弟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通过网络来寻亲的呢?

蔡右红:今年上半年,我在抖音上发寻人启事。“花开岭寻子”的邓飞老师刷到了,安排张书老师联系我,帮我扩散信息。信息扩散出去浏览量很大,就引起了重视。

杜爸(电影《亲爱的》原型之一)也是张书老师推荐联系的,后来上官正义(著名打拐志愿者)、孙海洋(电影《亲爱的》原型之一)相继给我提供帮助。杜爸教我发微博,还开车送我去南平报案。

杜爸就是那种宁愿自己淋雨,也在为别人打伞的人。我也是希望杜爸快点找到他的孩子小米奇,毕竟他也帮助了很多家庭团圆,我也希望早日结束这种东奔西跑的日子。

有了他们这样的力量,我们这些寻亲家里才有希望。是杜爸他们的帮助,让我们看到了希望。

澎湃新闻:今年报案,警方很快就帮你找到了亲人,那之前你有过报案吗?

蔡右红:之前有去报过案,但一直没有找回亲人。这一次是杜爸让我发了一条微博求助南平公安。可能影响力比较大,南平那边一下子重视起来了,就找得很快。

感谢他们,民警也确实努力,帮我找到了弟弟和姐姐。

现在寻亲可能利用互联网上面的一些渠道比较重要,这次反正很感谢杜爸,感谢他给我大力支持,没有他的帮助,可能也没有我今天三姐弟的团聚。还有上官正义、孙海洋,还有邓飞老师、张书老师,他们都帮助了很多照顾我。是我很幸运遇上的贵人。

澎湃新闻:见到弟弟后顺利吗?

蔡右红:弟弟当时找到了,但不愿意见我,因为人贩子说他是被亲生父母卖掉的,弟弟一直有心结。

后来解释清楚了,弟弟还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我,然后我真的等不下去了。我就自己去找他。其实他不是不认我,他心里是想认我的,他都准备好了,穿了红色的短袖,拿了一束花在那酒店等我。

可能他是想低调一点,见面时就没让媒体过来。他可能就是心里有点害怕,不知道怎么面对,毕竟我们隔了41年时间没见面。

澎湃新闻:能不能回忆一下你跟弟弟一起去见姐姐的场景。

蔡右红:找回姐姐的好消息真的来得太突然了。我做梦都没想到的。

那天晚上,本来我就带着弟弟去墓地祭拜父亲,但出门前下了一场大雨给挡住了。一个多小时后雨停了,南平市公安局来电话,说有我姐姐的信息,让我马上回去。       

我说我在这边找不到车,南平公安的民警就直接开车来接我们。

到6点多将近7点,我们就在会议室里面,姐姐就站在那里。我和弟弟走进去,感觉就一脸懵,可能又激动,又不知道怎么面对姐姐。好多话想说,但是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弟弟也不知道说什么,感觉他是这么多年没见,好像对姐姐也没什么印象了。然后姐姐就把手打开,我们过去抱她,我弟弟也扑过去。我和姐姐哭得稀里哗啦的。弟弟没怎么哭,男孩子比较坚强一点。

三姐弟一起寻找妈妈

澎湃新闻:姐姐这么多年有来找你们吗?

蔡右红:姐姐在“养家”没上过学,她不懂得怎么找。但她经常在那里伤心地哭,她说也很想出来找,但是不知道怎么找,不知道往哪里找。

澎湃新闻:你的受教育程度怎么样?

蔡右红:我也就读了三年级。后来要寻亲,识字,然后用那些媒体什么的,都靠自己一点点琢磨学的。走这条路,必须要自己去坚强地学。寻亲路程这么长,你不可能事事都要求助别人帮忙。不懂的我去学,再不懂就去问。现在网络发达,电视手机上面都能学到很多。

澎湃新闻:姐姐弟弟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蔡右红:姐姐和我一样,小时候都很苦。弟弟还好,他“养家”很疼爱他。现在他们生活过得很好,我比较苦一点。因为我就是感觉这些年找他们找得很累很辛苦。弟弟一直也说姐姐辛苦了,没有你的付出,我们就没有今天的团聚。

姐姐现在都当姥姥了,弟弟的孩子还小。弟弟在“养家”里还有三个姐姐疼爱他,是很幸福的,他的女儿才7岁,儿子才出生不久。我的儿子是28岁,已经订婚了,要给他们准备结婚。女儿今年16岁,日子慢慢好过很多。

澎湃新闻:这么多天你和姐姐弟弟都在一起吗?

蔡右红:对。从找回姐姐和弟弟,我们一起玩到了7月14日。

4号下午,我带着弟弟和姐姐去了我们当年的失踪地,帮姐姐找找回忆,到处陪她逛一下。5号就带着姐弟来屏南。

我这个村的邻居很好,也很热情,买了一个非常大的鞭炮迎接他们。我儿子在福州,所以大家又去了福州,过了一夜。我儿媳妇也很高兴,这么多年还能找到大姨跟舅舅团聚真是太不容易。

这些天姐姐弟弟就一直住在我屏南的家里。这边白水洋景区等大大小小的地方都去了。弟弟还不怎么爱出镜,饭后一直散步,我就偷偷拍视频发抖音。

弟弟确实很开心,现在变化很大,真的让我刮目相看,一开始觉得他有点冷漠的,但是现在接触时间长了,感觉也是一个非常善良的暖男。他表面上看起来很调皮,但是内心是善良的。

这也是我一生人生中最开心的时刻。每天陪他们去玩,那天去白水洋也玩得不亦乐乎。

澎湃新闻:你有没有想对其他寻亲家庭说的话什么的?

蔡右红:反正一定要坚强,一定要自己要保重身体,我们才有希望找到失散的家人。如果不坚强,就找不到他们了。所以一定要坚强下去,不管后面的路怎么样,我们都要坚持下去,才能看到希望。我也希望这些被拐的孩子也能勇敢站出来,主动出来找亲生父母。

澎湃新闻:有约定下次什么时候和姐姐和弟弟见面吗?

蔡右红:现在因为疫情,没有想到具体该怎么做,但也不是说寻回了就要天天住在一起,天天见面。

我知道他们都好,然后过节稍微走动一下,然后能打个视频电话就可以了,毕竟现在都有每个人的家庭的生活。我们也不可能天天黏在一起,只要过年过节我们走动走动,平常也经常联系,就可以了。

以后过节然后就不用哭了,也不会再哭了。现在他们早晚会给我打个视频问问聊聊,大家心情就会好一点,慢慢地一天一天就会好起来。

澎湃新闻:你们现在打算怎么找母亲,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蔡右红:听他们说妈妈是被拐卖到山东济南。但是我没有照片,也没有详细的地址,也没记住胎记什么的,这确实有点难,只能求助公安那边想办法帮忙寻找。好在接下来我再也不是一个人了,我们三姐弟要一起找妈妈。

原标题:一家五口4人被拐三姐弟41年后重聚 父亲抱憾离世 要继续寻母


本文地址:https://www.24faa.comn92419c35.aspx,转载请注明24FA出处。
| lantu |
标签:
评论: 一家五口4人被拐三姐弟41年后重聚 父亲抱憾离世 - 网民评论 全部评论 0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周热门
    • 今日热门

    首页 焦点(3316) 热点(2310) 新闻(10886) 国际(3968) 娱乐(3158) 视频(131) 综艺(1808) 影视(3228) 音乐(2081) 民生(2413) 行业(71) 财经(863) 股票(275) 时装(9) 商机(19) 女性(397) 男士(75) 美容(42) 时尚(28) 珠宝(40) 饰品(25) 皮具(3) 品牌(12) 保健(58) 健康(264) 养生(103) 医学(142) 母婴(113) 亲子(56) 旅游(134) 购物(11) 美食(58) 创业(85) 社会(8005) 观点(906) 房产(576) 汽车(109) 家居(21) 安防(40) 环保(51) 科技(509) 展会(4) 数码(144) 足球(202) 体育(665) 教育(1051) 高校(1196) 法制(1032) 军事(523) 游戏(206) 美女(12390) 欧美(32) 运营(18) 网络(327) 读书(288) 励志(176) 灵异(52) 奇闻(156) 趣闻(152) 历史(140) 人物(87) 星相(383) 艺术(46) 两性(75) 情感(151) 文学(297) 武林(258) 道教(61) 佛教(146) 广州(134) 地区(13)